长途大巴确实没有底气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7-08 15:2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,长途大巴根本不用愁客源。去年开通到合肥的高铁后,大巴的客流每况愈下,现在每天都得亏损1千多元。该车车主李汉船介绍,从株洲坐大巴到合肥耗时约16小时(凌晨2时至5时停运),票价为228元;乘高铁,株洲西至合肥仅4小时35分钟,二等座票价为296元。自然,后起之秀的高铁成了市民出行的首选。

节假日,高速公路实行小车免费通行政策,自驾游随之升温,长途大巴车的客流则流失加剧。

来株务工的曾国良很赞成这种说法,51岁的他在芦淞服装市场当搬运工。火车票、高铁票都是先通过网站售票,然后再拿到窗口卖,我们这些农民工不会上网,春节根本买不到票,回重庆秀山老家只能坐长途大巴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2年以来,城区始发长途大巴车的客运量每年都以约10%的速度递减,部分有高铁直达车的城市,减幅达到50%。城区先后取消了到深圳、南昌、郴州等地的长途班线,到珠海、西安等地的班线,也已调整为隔日发车。

株洲至西安大巴车车主王修国,同样感到压力山大。现在除了春节、国庆等节假日能盈利外,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赔的,有时候一天要亏损2至3千元。

门可罗雀的情况,同样出现在株洲开往常熟、温州、西安等地的大巴车上。

高铁开通、普铁提速、自驾游升温不仅改变了旅客的出行方式,还意味着客运市场重新洗牌,长途客运大巴,该驶向何处?

株洲日报10月29日讯(记者黄进)10月28日14时许,红旗广场中心汽车站里,望着熙熙攘攘的乘客,王吉伍眉头紧锁。作为株洲开往合肥大巴车的售票员,这些外出乘车的人却和他无缘。客运仍然低迷,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现在准备取消班线。王吉伍说。

15时30分,去往合肥的大巴车驶离株洲,车上没有一名乘客。王吉伍看了看载客量34人的车厢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对他而言,这趟车又是一次赔本的买卖。

营运线路下沉也是出路之一。上述人士说,长途大巴车到站后,可用小巴免费接送乘客,实现无缝换乘。

今年8月,湖南省道路运输管理局发文要求,全省不再审批新的800公里以上长途客运线路,不再审批新的卧铺客车经营权。这对长途班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何武介绍,长途班线不少都是卧铺车,由卧改坐,乘车舒适度降低,选择这种交通方式出行的旅客将会更少。

提升人性化的服务,沿途一些小地方多增设一些站点,挽回部分客流。何武说,长途班线维持营运还需要政策上的扶持,例如降低过路过桥费,减免部分税收等。

除了外部竞争,国家有关长途卧铺车的禁令,也让长途大巴车车主措手不及。

未来5至10年,没有谁能完全取代谁,二者是一种互补。采访中,市交通部门一位人士这样描述铁路客运和公路客运的关系。他解释说,虽然高铁的发展已经成为一种趋势,但由于铁路建设的密度是有限的,公路客运仍然有一定的市场空间。

与高铁相比,长途大巴确实没有底气。湘运集团株洲客运分公司总经理何武坦言,原来公路、铁路、航空由于出行时间和费用差别明显,各种交通工具都有固定的客源。高铁、动车开行后,时间短、舒适度高、票价适中,与公路等相比优势更加明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