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的片方和观众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0-07 23:1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就在一年前,《寻龙诀》《九层妖塔》《夏洛特烦恼》《煎饼侠》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《左耳》等通过改编ip的电影在市场呼风唤雨,动辄就是5亿元票房,几乎部部都是爆款电影。ip改编被捧上了天,不仅《鬼吹灯》《盗墓笔记》等国内小说被哄抢,连国外的很多经典影片的改编权都被炒热。

不过,今年出现了拐点,巧合的是,居然也和郭敬明有关。郭敬明根据自己的小说《爵迹》改编同名电影,邀请来比《小时代》更豪华的演员阵容。范冰冰、杨幂、郭采洁、吴亦凡、王源、林允、陈学冬、李治廷、严屹宽,个个都是自带流量的一线明星。杀进国庆档之后,票房却十分惨淡,而且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差评。最终票房不到4亿元,面临亏损。

电影上游的泡沫一个接一个地爆炸,直接面对影迷的影城方面也大受影响。前几年大片上映一票难求的情况,2016年春节之后居然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影院人气下降很快,平均上座率不到15%。很多最近3年匆匆上马的影院在今年亏损严重。业内人士透露,今年有7成的成都电影院没有完成预定票房目标,6成影院总票房在下降。

“过了春节之后,几乎就没见过9.9元一张的电影预售票了。”成都资深影迷梁炯告诉记者,他今年看电影的频率也明显少了,“因为约朋友去看的时候,大家总会说不着急买票,看看口碑再说,免得浪费钱。”

著名制片人方励告诉记者,在中国电影工业化的进程中,好电影的核心竞争力永远都是内容,只有品质过硬的电影才能最终坚挺。类似爆炒ip这样粗放式的增长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,但这样的“阵痛”无疑是市场健康发展的一个先决条件。

2015年,约有40亿元的票房来自于“票补”。百度旗下的糯米团曾经一个月在补贴电影票上就烧掉3亿多元。电影《天将雄师》上映3天,仅猫眼一家的“票补”金额就达到5000余万元。然而今年情况却大不一样了, 光线董事长王长田表示,今年全国“票补”低于15亿元,比去年少了25亿元,但对市场的影响岂止25亿元。

可是到了2016年,突然就“改不动”了。不管是改编自文学的《致青春·原来你还在这里》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《喜乐长安》《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》,还是改编自音乐的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,改编自外国经典的《外公芳龄38》《我最好朋友的婚礼》《我的新野蛮女友》居然没有一部成为爆款。拥有10亿元票房的《盗墓笔记》,是今年ip改编成绩最好的一部,但依然离最初的票房期望有很大距离。

售票平台烧钱的后果也很明朗:格瓦拉和微票合并;美团大众点评分拆猫眼电影业务;万达并购时光网;淘票票成功完成a轮融资17亿元,百度糯米涉足影片发行,其他平台则慢慢消失不见了踪影。第三方购票平台从最繁盛时候的近20个,变成了现在的5大,渠道基本瓜分完毕,没人愿意继续烧钱,“票补”的泡沫也就此破灭。

何为“票补”?在每部电影上映之前,发行方和影院会商定最低票价,一般在30-40元之间,但观众总能从一些第三方购票端口上买到19.9元一张,甚至9.9元一张的电影票。这二三十元的差价,多数是由第三方售票平台及片方在掏腰包补贴,简单地讲,也就是电商和片方在掏钱请观众看电影。

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的统计数据,截止2016年12月20日,中国内地银幕总数已达40917块,超过了美国银幕总数40759块,成为世界电影银幕最多的国家。也就是说,不管今年票房怎么样,影院建设这个底子是打起来了。

这次影院装修升级是大势所趋,选择在“低潮”年装修也是希望把损失降到最低。

此后,粉丝电影势头急转直下,《女汉子真爱公式》《奔爱》《我们的十年》《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》《谎言西西里》《少年》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等粉丝电影票房都未过亿元,惨淡收场。

2016年的中国电影产业,就像狂奔了5年的马车突然停下了脚步,开始在十字路口徘徊,令车上的乘客感到不知所措。与此同时,投资电影热钱的退潮也帮助清洗了电影市场,跟风赚快钱的电影被带走,产业链上形成的泡沫被打破,真正有品质的电影才能在市场上留下来。

12月25日,成都耀莱成龙国际影城春熙路店迎来了《铁道飞虎》剧组。而这个影城去年还叫星际里影城,今年已经被收购。这只是中国电影院收购潮的一个缩影。

尽管今年电影的全年票房增速放缓,上映电影的类型却比以往都更加多元化,而且在不同的方面取得了突破。传统上不受院线欢迎的艺术电影,今年也取得了不小的突破。不管从影片数量、还是质量来看,明年上映的电影都比今年强很多。健康有序的市场,世界第一的银幕数量,理性的片方和观众,这三个条件如果配合得到位,明年中国票房触底反弹的可能性很大。

租金、人力成本的上升,让很多新开张的影城压力巨大。如果每年票房增幅和2014、2015年一样保持大幅增长,那新影城可以实现营业3年回本的目标,但2016年遭遇票房滑铁卢之后,很多想要撤出影院的资本只有被收购一条路。

中国电影集团收购大连华臣影业集团有限公司,万达收购了世茂院线,阿里巴巴注资大地院线……四川的星光源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颜旭透露,自己在仁寿等地经营的6家影院也在“求收购”。

“票补”最早落在宁浩的影片《心花怒放》头上,猫眼在平台上分别以9.9元/张和19.9元/张提前预售,前两个星期共卖出1亿元票房,这是市场第一次认识到“票补”的威力。

比格魔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章杰表示,从市场整体角度上看,粉丝给电影院带来新鲜血液,为票房大盘扩容奠定了基础。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拥有粉丝的导演、演员也降低了影片投资的风险,能够将明星的人气切实地转化为票房。从营销角度来讲,如果影片的演员都是拥有强大粉丝基础的明星,那营销的切口都会多很多。不过最近两年,过分强化偶像、过分消费粉丝,让粉丝电影泡沫越吹越大,不少项目只有明星,没有内容,长此以往这个泡沫肯定会破。

从目前影城盈利模式来看,票房的比重已经在逐年下降,饮料、爆米花、衍生品等快消品的比重在上升。一旦影院失去人流量,电影票单价再高也没有用。

12月24日,已经在成都有16年历史的王府井影城结束装修重新开业,经理王彦说,目前影院经营压力非常大,进驻成都的影城依然在增加,影城不转型就很危险。

相反,今年能称得上爆款的电影,像《湄公河行动》《大鱼海棠》《火锅英雄》《寒战2》《驴得水》《追凶者也》等都是很典型的“慢工出细活”。这些影片都没有蹭什么热点或者明星,都是筹备很多年才完成的项目,都能在上映之后上演票房逆市反超的好戏,以口碑带动人气促进票房。

前几年,中国电影出现了一股“粉丝电影”浪潮。“小鲜肉”火了,立刻集合他们一起拍戏;《奔跑吧兄弟》火了,立刻召集“跑男”成员拍戏。而粉丝电影泡沫的最高潮,就是郭敬明的《小时代》系列,三部曲一共收获20亿元票房。